新闻中心

越了解越喜爱

二十余载教育行业苦行僧!大梦先觉用大数据赋能教育行业

2019-04-11

导读:近期学乐云创始人陈冬华接受了亿欧专访,他提到:教育要变革!量子卫星都上天了,学生的作业评价却没有改变。教师固有的几十年教学体系,很难复制出更多优秀教师,要用数据、技术改变教育。

微信图片_20190410171052.png


以下为访谈全文:


我是1985年开始教书的,1986年我们学校开始推综合素质评价。比方说,我们学校给学生打分:迟到早退要扣分;上课开小差要扣分;好人好事要加分。有些学生学习比较差,表现也不好,他们想了这么个主意:买一打橡皮,今天上交一个橡皮加点分,明天再交一个橡皮再加点分…


推行综合素质评价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,我们希望学生都能全面发展。但是离开了科学技术的前提条件,你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。


我当过17年的物理教师。以前上晚自修的时候,经常会有学生举手问我问题,比如他问我“这一题怎么做?”,我过去花了三分钟把他讲懂了,刚刚站起身,那边也有同学叫我,也问我这一题,我又讲了一遍,还没等起身,旁边那个学生又叫了,问的还是这道题,我再次花了三分钟时间给他讲解…就这样讲了三五个问题之后,晚自修结束了。但其实还有很多同学没问、有很多同学不敢问、甚至很多同学没有开始做物理作业。


知识是日积月累的。今天的问题没有搞懂,明天又有新课程新问题,后天也是,这样问题越积越多,一旦他跟不上的时候,就会产生厌学心理,丧失学习信心。


教师固有的几十年教学体系,很难复制出更多优秀教师,要用数据、技术改变教育。教育需要变革,教育评价需要重塑。但变了这么多年,我们的教学模式并没有发生跟本性的变化。当我们把一个传统的教学数据采集下来,只是在优化它的传统教学模式而已。变革教学模式和优化教学模式其实是两回事。


以支付方式的变革为例,我们以前是现金支付,面值从10元变成100元,这叫优化;那变革是什么?直接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,不再用现金了,那才叫变革。


2018年4月,教育部连发三道文件,其中《教育信息化2.0行动计划》明确指出要重塑评价,变革教学模式。


如何重塑评价?以简单的做作业为例,传统的评价方式是学生做好作业交给老师批改,再发下去。假设您是老师,一个学生交上作业,答案全对,你会给他一个“优”吧。但你这样的评价其实是有问题的,因为你不知道学生的这份作业是怎么完成的,他有可能是一边翻书一边做的,有可能是跟同学一起讨论着做的,甚至是对答案、抄作业给糊弄完的。你不了解这其中的过程,只是针对交上来的作业进行评价,恰恰是这个评价导致了他学习的落后。因为你给学生打“优”,那他也认为自己是“优”,而实际上他离“优”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
我们经常说学生不爱学习,喜欢玩游戏。仔细想一想,游戏的评价机制是怎样的呢?游戏里面当玩家一拳打出去的时候,立马就会有结果反馈。而在作业的评价中,学生的作业第一天交上去,要第二天才能发下来看结果,他那股劲早就没有了。


大家一直在研究“知识怎么教”,却没有研究“学生怎么学”。我一直认为教育当中缺少的是数据,我的逻辑是先变革教学,再采集到数据,采集的数据不是单维度的, 而是全方位的。


学乐云是一个开放平台,不仅有“教、学、考”的数据,同时我们还开放平安校园、一卡通、电子图书馆、录播等校园里面其他的数据,都能推送进来。采集到的这些数据给到管理部门,管理部门再做评价,评价学生、评价老师、评价学校,这样就能做到精准的管理、科学的评价。我们跟广西某市签了一个18年的合同,把我们的平台纳入到他们的智慧城市体系当中,甚至我们的大数据管控中心,跟一些城市教育局、或者是智慧城市的大数据都是共用展示中心的。


编者注:陈总介绍了一下大数据平台正在展示的全国各个地方的学生、老师正在使用的热力图,还介绍了平台的资源库,目前学乐云平台已经覆盖了97%的国内教材。大数据管控中心充分利用人工智能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信息技术,为用户提供精准高效服务,形成教育主管部门、学校、教师、学生、家长等群体的教育生态系统。


教育局、校长、教师、学生、家长等不同的用户角色在我们平台有自己不同的账号,他们通过数据来调整他们的工作。他们看到的内容,都是跟今日头条一样在手机上推送过来的,大数据是个基础,有了数据才能精准推送。


从困难的角度来说,无非就是市场的不理解。你看支付宝,做到了,人家说是变革,但是做之前,怀疑的声音还是很多的。学乐云成长的过程中也是有很多的怀疑,碰到的最大的困难,就是老师的不接受。老师多年来甚至几十年来,已经形成了教研体系;国家也有自己的师范体系,有自己的教研体系、管理体系、评价体系、教学体系等等,要把这些东西推翻,可想难度是极大的。


我经常说,量子卫星都上天了,学生的作业评价体系没有改变。这个东西改变就跟支付宝的变革是一样的,慢慢得到接受了以后,困难就会随之消失。经营上是有压力的,因为市场现在没有需求。但是我必须要基于未来来开发产品,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投入的过程,有点孤独。


我觉得很多孩子本该学好的、理应学好的,结果没有学好,并不是他不想学,而是我们的教学方式导致的。所以我的初衷是,想让每个学生都能学好,我一直想通过数据研究来帮助这些学生,我觉得这像是一种使命。能真正的帮助到学生,这是我最欣慰的事情。